美国致力于解决大学毕业生债务问题

发布者:张文芳发布时间:2020-01-21浏览次数:25

据报道,美国每年的毕业生贷款总额超过370亿美元,占联邦学生贷款的40%。大学毕业生可以采用收入驱动还款计划(IDR),虽然这些计划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借款人,延长还款期限,但可能导致高额的累积利息。为此,美国进步中心考虑了六个基于问责制的解决方案:

1.以债务与收入之比来评判毕业生贷款项目,以确保它们不会迫使学生借入超出其支付能力的资金。这项工作必须与恢复有偿就业条例的工作分开进行,绝不是支持将有偿就业扩大到所有高等教育项目。

2.使项目对还款率或对IDR计划的过度依赖负责。政策制定者可以制定一个还款制度,并对IDR的利息积累做出改变。无论是限制债务还是要求风险共担,如果学生过于依赖IDR,项目都应该承担责任。

3.对毕业生贷款设定以美元为基础的上限,但这样做并不需要减少其他方面的支出。这与现行政策相违背,现行政策允许学生借款,最高可达学校设定的出勤成本。

4.禁止超额收费。政策制定者可以采纳医疗保健的一个概念,即防止向消费者收取超出联邦援助和合理的学生资助额度的费用。这就需要工作来把生活费和直接的学费分开。

5.设置价格上限。政策制定者可以从其他领域借鉴一些想法,比如要求项目设定价格涨幅上限,设定一个参考价格,让消费者知道他们是否选择了一个过于昂贵的选项,或者为某个项目设定一个明确的收费上限。

6.设定特定的凭证。政策制定者可以针对不同的学位,而不是采用广泛的解决方案,比如:

·教育、教学或社会工作方面的硕士学位:如果学生被要求工作,要求他们能够负担得起。

·法学院:改为两年制,而不是三年制。

·医疗和牙科学院:通过扩大国民健康服务队来预先资助更多的学生和改善公平性。

·研究型博士学位:要求院校提供资金,以确保学生不会被迫陷入过高的债务水平。这也将纠正黑人学生助教奖学金和奖学金比例过低的现状。


更多信息请参阅:https://www.americanprogress.org/issues/education-postsecondary/reports/2020/01/15/479442/fixing-graduate-school-debt/ 


编译自:美国进步中心 2020-01-15

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郝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