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疫情期间对“在家上学”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教育不平等的放大器

发布者:张文芳发布时间:2020-05-17浏览次数:22

不同家庭是如何通过电子邮件或网络教学平台掌握教师所提供的学习材料的?一些家庭又是如何通过其他方式、基于哪些资源进行操作的? 42日以来,一项以在家上学为主题、学生家长为对象的社会学调查在全法展开,便于了解当下疫情对教育不平等的影响。该项调查由波尔多大学社会学教师罗曼·德莱斯(Romain Delès)与皮立波·皮龙(Pilippo Pirone)发起,调查范围覆盖64000所法国学校,至今已回收近3万份问卷答复。

调查问卷由120个问题项组成,涵盖家庭的社会经济状况、住房条件和网络连接条件,以及子女在家上学基本情况、父母可利用教育资源以及陪伴子女学习的具体做法等方面。调查者们发现,因不同家庭硬件条件上的差异,尽管教师们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在阐明教学期望、教学要求以及相关知识在练习中的应用等方面仍面临一定困难。


隐性的学习活动

研究初步分析显示,工薪阶层家庭平均每天陪伴子女学习的时长为3小时16分,而中产阶层家庭的平均时长为3小时13分钟,上层阶层家庭为3小时7分钟,家长是教师的家庭则为2小时58分钟。德莱斯和皮龙发现,这一结果有助于质疑一些关于工薪阶层家长在子女教育中缺乏自发性的说法,与社会学家塞弗琳·卡克波(Séverine Kakpo)对学生家庭作业完成方面的研究发现相一致。他们认为,工薪阶层家庭并不存在辍学现象。

在考察家长使用的教学方法时,调查发现,工薪阶层家庭采取了更直接、更有针对性、更强势的陪伴方式,满足了居家学习中教学指令对形式的要求,实现了教学的显性期望。与其他阶层相比,工薪阶层家庭更愿意监督子女学习过程中的以下行为:遵守规定(88%工薪阶层家庭vs. 84%上层阶层家庭)、背诵课程内容(87% vs. 81%)、开展与课程有关的练习(90% vs. 86%)。调查者认为,这些行为有助于教学任务的完成与教育指令的落实。

然而,德莱斯和皮龙继续指出,这些在家上课的方式并不能进入教学这台机器中。正如巴黎八大教育学教授帕特里克·雷欧(Patrick Rayou)和斯特凡·博内里(Stéphane Bonnéry)关于知识关系的研究所表明,学校知识是建立在一定数量的不言而喻的事实基础上的,特别是对隐性知识的智力实践,需要对教学指令进行解码,并把握其潜在含义或学习目标。

调查者同时发现,在对一些问题的回答中,不同阶层家庭的调查结果出现了反转。当家长被问及是否给子女布置了与课程间接相关的练习时,46 %的工薪阶层家庭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而上层阶层家庭的比例为49%。此外,27%的上层阶层家庭为其子女布置了需要其他科目知识的复杂练习,相比之下,工薪阶层家庭比例只有23 %。同样,上层阶层家庭更倾向于使用教师所提供的学习材料以外的其它辅助材料(25% vs.19%)


有待改进的研究方法

为了深入探究如何有效掌握在线教学内容这一问题,响应法国国家研究署发起的Covid19项目征集活动,研究者将在定量研究基础上继续纳入包括访谈(电话或视频)和人种学观察的研究方法。

虽此次网上调查方式与方法有待完善,但仍揭示出不同家庭因硬件条件差异,在子女在家上学过程中所产生不平等现象。调查发现,11.4%的工薪阶层家庭称他们的网络连接存在问题,而这一问题出现在社会阶层较高家庭的比例为7.9%。此外,24.3%的经济收入一般的家庭认为他们在电脑设备配置与互联网接入能力方面不足以应对在家上学的需求,而在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中,这一比例为17%

德莱斯和皮龙指出,这一差距在不同家庭对信息技术能力的自我认知方面表现的更为明显,45%的上层阶层家庭认为完全能够满足在家上学对数字化技术要求,而在工薪阶层家庭中仅占31%


编译自:

Soazig Le Nevé. L’école à la maison, amplificateur des inégalités scolaire [EB/OL].(2020-5-11)[2020-5-16].

https://www.lemonde.fr/societe/article/2020/05/11/l-ecole-a-la-maison-amplificateur-des-inegalites-scolaires_6039304_3224.html 

编译者: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谷纳海 卞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