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组织与教育发展”高峰论坛会议

发布者:张文芳发布时间:2019-11-24浏览次数:81

由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中心主办的“国际组织与教育发展”国际高峰论坛于920日至21日在上海举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IEP)、国际教育局(IBE)、终身学习研究所(UIL)以及欧盟(EU)、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世界银行(WB)等政府间国际组织的主要官员、专家与我国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上海市教委领导以及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浙江大学、浙江师范大学、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和上海师范大学等院校与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们,一起就“政府间国际组织对世界教育发展的贡献”的主题展开了深入讨论。

张民选教授在致辞中说,在全球化时代,没有一个国家能躲开国际组织、国际影响而独善其身。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必须有计划地培养和造就大批国际专业人才和国际教育公务人员,更多地通过国际组织参与国际教育标准和规则的研究和制定,承担能够而且应该承担的责任。 

一、致开幕词

1、印杰(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教育对外开放是教育改革发展的推动力,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客观要求,推进教育国际化是上海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必然选择。本次论坛是上海第一个专门聚焦国际组织教育活动的论坛,希望本次论坛能够进一步打开国际组织的窗口,使上海的教育发展更好地融入世界。

2、杜越 (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秘书长)

随着中国教育改革的发展,我们越来越重视国际组织在世界教育发展中的特殊作用,特别是它的引领和前瞻性作用。今后,我们不仅应该看到国际组织在引进教育理念、教育资源、开展国际项目上发挥的特殊作用,而且我们与国际组织之间要建立一种积极互动的关系,彼此相互学习、互相影响,共同促进教育的发展。 

二、代表发言 

1、分享人类教育发展共同经验

张民选(上海师范大学校长、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2011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65周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终身学习研究所成立60周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立50周年,同时也是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地位40周年,获得世界银行第一笔教育贷款30周年。在全球化的时代,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躲开国际组织、国际影响而独善其身。

我们可以看到,我国政府现阶段及未来对国际教育组织以及参与国际教育组织活动的基本政策是:积极参与、学习先进,争取援助、促进发展,信守承诺、履行职责,提供服务、互利互惠,坚持原则、谨防渗透。

面向未来,我们要利用好国际资源,分享人类文明成果;主动参与国际组织的活动,做负责任的大国;加强国际能力建设,有计划地培养和造就大批国际专业人才和国际教育公务人员;以我为主,创建新型国际组织;通过国际组织,参与国际教育标准和规则的研究和制定,承担我们能够而且应该承担的责任。

2、关注质量与公平

克莱门蒂娜•阿塞多 (国际教育局(IBE)局长)

国际教育局于1925年在日内瓦成立,起初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其目的是通过教育来促进比较教育的发展和国际间的相互了解。1929年,其转化为政府间组织,并于1934年召开了第一次国际公共教育大会,以后每两年举行一次,后来1969年正式并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继续组织世界教育大会,对全球教育的发展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重要部门,国际教育局在课程开发、教育内容、学习方法和策略方面的研究成绩卓著。国际教育局20082013年的使命就是为全民的素质教育做出贡献,具体措施就是革新课程设计和实施的方法,分享网络和知识的生产,使大家广泛参与进来。质量保证是教育发展中的一个全球性的核心问题。因此教育公平与提高学习效率构成了全球性的挑战。而我们要做的是质量与公平的双丰收,并且要注意到学习者的多样性。

3、多领域推动中国教育发展

肖丽萍 (世界银行(WB)高级教育专家)

世界银行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银行,而是一个拥有187个成员国的国际组织。它的主要工作是为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提供贷款以资助其投资项目,通过技术援助和能力建设促进经济增长,最终“建立一个没有贫穷的世界”。

中国是世界银行的创始成员国之一。1980年,世界银行理事会同意恢复中国在世界银行的合法席位;1981年,中国获得世界银行第一笔贷款。当前,世界银行对中国的贷款额度是每年15亿美元。此外,世界银行还向中国提供各种技术援助和咨询服务。

到目前为止,世界银行总共向中国教育事业提供了18.374亿美元的贷款(包括3.953亿美元的普通商业贷款和14.421亿美元的长期无息贷款),支持了22个项目。这些项目覆盖了高等教育、基础教育、职业技术教育和培训、流动人口培训与教师培训等领域。它们改善了学校的办学条件和管理水平,提高了教师的专业能力,增强了政府部门对教育的规划和行政管理能力。不仅如此,世界银行还向中国教育提供了大量服务,包括:技术援助、分析咨询、能力建设三个方面。

4、不懈推进终身学习

杨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终身学习研究所(UIL)高级项目专家)

终身学习研究所(UIL)的最初机构是成立于1952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研究所(UIE),为二战后德国教育改革服务;1970年终身教育成为该研究所的中心主题;2006年,其改名为终身学习研究所,将终身学习研究作为整体定位。

终身学习研究所理事会由代表世界不同地区的12位教育专家组成,他们每年都要集中一次,开会讨论研究所的工作、预算和未来政策的战略规划。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个机构,终身学习研究所的职能主要是:推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项目的决策、设计和规划;执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战略目标;进行新思想的探究;加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各分散战略的发展;提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信息透明度、拓宽其服务范围及影响并增强公众对该组织的理解等。

研究所提倡的终身学习的战略目标主要在于,通过相关政策和制度构建,推进所有人的终身学习。并通过政策对话,对正式教育与非正式教育之间合并作用的研究,发展能力建设项目,建立伙伴关系等方式加以实施。在此基础上,终身学习研究所将文化发展作为终身学习的基石,并作为实现全民教育的前提条件。

5、合作与竞争

索菲亚•埃里克森(欧盟(EU)教育与文化司高级政策顾问)

欧盟已经出台了欧洲2020的增长和工作战略、欧盟教育与培训独特开放式协调工作机制等政策合作文件。开展了终身学习计划、研究生课程项目、青年行动计划等合作项目。其中欧盟教育与培训独特开放式协调工作机制涉及到共同的目的、欧盟标准和国家目标等方面,提供一系列进展指标、综合报告和各个国家的具体建议,以便监控教育与培训的发展。这种机制的工作方式主要通过利用政策阐述共同的战略挑战,促进成员国相互学习并从中受益。尽管国家间差异很大,但成员国还是可以沿同一方向共同发展。

2020年欧盟教育与培训面临的主要战略挑战是质量和效率。面对终身学习挑战和人口流动的增强,促进人类更加平等和社会的和谐,必须增强人们的创新意识和创造力。2020年欧盟的基准目标是:95%4岁至义务教育年龄段的儿童参加学前教育;在PISA测试中,数学、科学和阅读方面低成就者低于15%;辍学率低于15%30-34岁受高等教育人口比率达40%15%的成人参与终身学习。

为此,欧盟在2011年上半年开展了大量的工作。其中,欧盟委员会一月份提交的年度增长调查报告聚焦当前经济危机,呼吁政府增加对教育的投入,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改革项目。欧盟委员会在2007-2013年期间为教育和培训项目提供88亿欧元拨款。在20116月建议实施多元化的年度财政预算标准,在2014-2020年期间提供10250亿元拨款,占国民总收入的1.05%,其中152亿用于教育和培训以及青年项目上。

6、教育体制的规划和管理

哈利勒•马希(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IIEP)所长)

1963年,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IIEP)成立,总部设在巴黎。共有员工116名,经费来源于教科文组织的常规预算、定期捐助和合同、项目等其他收益。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的使命是帮助其成员国规划和管理其教育体系,实现全民教育和千年发展目标。具体实施措施有:培训、技术支持、调查、知识共享、能力发展等5个方面。

1、培训的主要目的是加强个人和机构的能力。主要包括高级培训计划(ATP)、专业课程计划(SCP)、面对面地国内培训课程、远程教育课程。最新课程有:统计工具、教育部门的规划编制工作、投影和统计模型、教育经费筹措、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

2、技术支持与能力发展培训紧密联系。主要有战略决策的信息支持、对战略计划实施的支持和对国家地区培训机构的支持等。2010-2011年度,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提供技术援助项目的国家和地区达到28个。

3、调查包括实证、定量、定性研究,主要目的在于以政策为导向,成立决策者的信息库,协助国家研究能力发展和产品的质量保证等。

4、知识共享主要包括网站、新闻与电子论坛的资源和数据库、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的信息交换、信息道德和透明度、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图书馆等。

5、能力发展不能单单依靠培训,技术援助也十分重要,其中包括设备设施和政策方面的建议。能力发展最好的方式是通过执行任务来学习。

7、制定教育政策须纳入数据分析

安德烈亚斯•施莱克尔(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总设计师)

把对数据的分析纳入到教育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可以从政策的目标与内容、数据基础和实施的现实性三个方面来考察政策与数据。

我们可以从OECD成员国1995年至2008年的数据,分析出高校毕业率与国家对大学生人均投入的变化。从数据的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出成员国高等教育的扩张与投入力度的关系。

对来自三十六个国家数据的分析显示,全球持续的高等教育扩张,对全球智力库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些数据还反映出了全球高等教育系统的动态变化。而且,对未来高等教育人群的分析,也可以从目前受中等教育的人群规模来进行预测。

高等教育能够给个人带来切实的经济利益。对OECD成员国所做的研究发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员平均比只受过中等教育的人员工资水平要高50%以上。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工资水平比仅仅只受过中等教育的群体高79%。而且,从数据中可以看出,在美国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其工资水平只有受过高等教育群体的64%,而OECD在这一点的平均水平是77%。可以看出,受教育的水平对高收入群体的影响在美国更为明显。